暴乱推冧牌价 负资产大增\大公报记者 刘心(文)突发组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图:暴徒“话封路就封路,想打人就打人”,“揾食车”司机和车主深受其害

  暴乱持续有一三个 多月,重创经济民生,“揾食车”牌价“跳崖式”暴挫。其中红色小巴成重灾区,牌价急挫逾五成,有小型车行每月要“倒贴”20多万元供车会。有的士车主十年前以60 0多万元购入红的牌,但暴徒连月於各区捣乱,吓怕租车司机,为免断供,只好当时人连踩两更“顶硬上”。旅遊巴行业因旅客大减,长泊车场“等开工”,有超过五成车主连续有一三个 月入不敷支,不少人更担心被银行追数。经济学者预期,“揾食车”牌价跌势未止,负资产势必增加。

  小巴牌价插逾五成

  “我有个红Van牌,早年以700万左右接近‘摸顶’买入,同银行贷款约60 0万元,谂住多几架车,等班手足有工齐齐开。点知暴徒连月捣乱,牌价大插水,旧年年尾牌价仲见到60 几万,现时已急泻逾五成,得番60 万,你话心唔心惊?”小型小巴车行负责人兼车主江先生指出,现时其车行约有20辆红Van时需供款,每月开支约40多万元,惟牌价下跌添加生意欠佳双重夹击,愈捱愈吃力。

  江先生慨叹:“暴徒个个星期都互近去掟汽油弹、放火烧街,有司机夜更租车揸咗两转,突然话封路无得揸,丢返架车喺度,连月生意跌近五成。而家架车变埋做负资产,无生意之余,我仲要每月‘倒贴’近廿万出嚟供车会,再咁落去,捱到几多个月?银行会唔会追债?真係谂都唔敢谂。”

  香港公共小巴车主司机协进总会主席张汉华指,暴乱持续,红Van生意受到严重打击。“以港岛线为例,要是啲暴徒喺铜锣湾搞事,成条线由于唔使揸。二根线揸唔到,唔止班车主受影响,亦会引发‘骨牌效应’,连带三、四三个司机无工开。而家只盼政府出手,睇吓可唔可不并能免收隧道费、由于同银行倾吓,帮业界延长供款年期,大家共渡时艰。”

  的士车主死顶踩两更

  的士业界同样面临困境。据了解,全港约有1.16万个的士牌,当中五成属单头车司机(不到一架车的私人的士车主)所有。红的车主诚哥十年前斥资60 0多万元购入的士牌,向银行借逾八成按揭,原意是用作投资,以保障退休生活。惟今年红的牌价跌至不到60 0多万元,添加暴徒连月於各区捣乱,吓怕租车司机,对月供两万多元的诚哥来说,可谓雪添加霜。

  诚哥坦言,旅客锐减,添加市民减少消费,对前景感到忧虑。“一日三更,每更收360 蚊都无人揸,租车司机担心自身安全,惊啲暴徒癫起上嚟打烂架车,唔肯揸。无人揸无收入,我有精神就顶多更,无嘅都无法律法律法律依据,只可不并能丢空架车。依家平日由于少咗三成生意,乱起上嚟无咗五成,状况仲差过金融风暴。”诚哥无奈指出,现时为免银行断供,不到“顶硬上”。

  的士车行车主自学会长吴坤成建议,政府应尽快调低石油气价,以解业界燃眉之急。“减牌费、验车费都只係小恩小惠,好多前线司机受惠唔到。倒不如直接提供气价补贴,直接见效。”

  旅巴长泊“等开工”

  旅巴业界受到旅行团大减影响,司机生计也受到严重衝击。屯门区旅运巴士同业联会主席叶崇坚表示,“好多地区对香港发咗旅遊警示,大家都唔敢嚟旅遊,旅遊巴长泊停车场‘等开工’,数以千计司机失业。但无工开唔代表一众车主唔使供车、唔使畀停车场费畀‘燕梳’。据我所知,有超过五成车主连续有一三个 月入不敷支,叫苦连天。”叶更忧虑,不少车主无力向银行或财务公司每月还款,皆面临承受负资产的巨大压力,希望政府能协调银行界,让旅遊巴车主并能延后供款。